是沫沫啊_人间不值得

不可负卿卿


这个人去峡谷做召唤师了
更新不定只吃乙女
跳什么坑就更什么
(大多时候会咕咕咕x

“你知道蜘蛛侠吗?他曾经带我看过这个城市最漂亮的夜景。”
“后来呢?你们在一起了吗?”
“后来他再也没能回来。”

【荷兰虫x你】你那个可爱的小男朋友

  可结合上篇来看
  ooc本人
  私设bug众多
  有任何不适请迅速退出
  
  
  
  
  
  
  
  
  
  
  
  
  彼得·帕克跟你表白了。
  不,准确来说是你表的白。
  因为这个男孩子在把你叫出去之后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看着他笑了,替他说了那句他不敢说出口的话。
  “我有那个荣幸跟你谈恋爱吗?”
  他像是被你吓到了,愣了一会儿认真的看着你,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极为可靠。
  就是说出来的话暴露了他的心情。
  “当…当然。”他顿了一下,看上去对自己的表达能力极为懊恼,“我是说…我很乐意。”
  
  
  关于彼得·帕克喜欢你这件事其实你很早就注意到了。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就算他嘴上不说,那份感情也全部都从他眼睛里跑出来了。
  他会绕远路在你家楼下等你一起去学校却总是装作巧遇。
  他很早就问你的朋友要了你的联系方式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你。
  他选了和你一样的课表但是也只限于日常交流。
  这个男孩子表达感情的方式和他的人一样,足够温柔也懂得进退,越是相处你就越是会感叹也越陷越深。
  
  在楼下遇到的时候你会先笑着跟他打招呼,然后递给他一些自己做的小点心。
  有时候也会发短信问他你并不擅长的化学问题。
  一起上公共课的时候他就坐在你身后,偶尔你也会偷偷传小纸条给他。
  提出交往也并不是彼得以为的一时兴起,而是他不知道的两情相悦。
  
  
  你们的约会彼得有时候会迟到。
  你身边有许多情侣会因为约会迟到的事情而吵架,你对这样的事表示很不理解。
  只是多等一会儿而已,多等一会儿他来的时候你便多一分开心。
  
  不过这次你等的似乎有些久。
  侍者第二次来到你的桌前询问你要不要点单。
  你看了眼手机,彼得还没有来。你笑了下说对不起我男朋友还没有来,请再等一会儿吧。
  没过几分钟你的小男朋友就像之前的几次一样气喘吁吁的赶到说对不起有点事情绊住了。
  “没关系。”你笑着从包里拿出纸巾帮他擦汗,“我也刚到不久。”
  “对不起。”他小声又郑重的再次向你道歉,“每次都让你等我,但我真的有事情必须要去做…哦这听起来真像在找借口…”
  “你是我男朋友啊。”你看着你的小男朋友愣了下,然后红晕慢慢爬上他的脸颊,“只要你会来,等多久都没关系。”
  
 

【荷兰虫】那个谈恋爱是草莓味的蜘蛛侠

  极速短打
  荷兰虫视角
  ooc本人
  私设bug众多
  有任何不适请迅速退出
  
  
  
  
  
  
  
  
  
  
  
  
  
  
  
  彼得·帕克恋爱了。
  对方是隔壁班那个来自华夏的女孩。
  表白的时候他支支吾吾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黑发小姐姐耐心又温柔的看着他,彼得突然觉得自己更怂了。
  他很怕得到的答案是拒绝。
  在他纠结的时候小姐姐笑着开口了,她说,我有那个荣幸跟你谈恋爱吗?
  彼得·帕克觉得自己当时一定狼狈极了,明明告白这种事应该男孩子来的,可是自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还是让喜欢的女孩开的口。
  这真是太糟糕了。
  但他又诚实而迅速做出了回应。
  当…当然。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可靠一点,我是说…我很乐意。
  
  
  彼得·帕克觉得世界上没有会比自己女朋友更棒的人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每天都跟她待在一起。
  但因为他还有另一重身份所以约会时偶尔会迟到。
  他换下蜘蛛战衣赶到约会地点首先会跟她道歉,女孩子每次都温和的笑笑说没关系我也刚到不久。
  彼得·帕克最开始真的以为女孩没有等他很久,直到他又一次因为救人错过时间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他听到了侍者和黑发女孩的对话。
  侍者拿着菜单站在她的桌前问她,您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了,需要点单吗?
  因为女孩子背对着他的关系,彼得·帕克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被强化过的听力还是让他清楚的听见了她的回答,带着她惯有的温和。
  她说,对不起,我男朋友还没有来,请再等一会儿吧。
  
  
  那之后彼得·帕克就很少约自家女朋友出来了。
  在确定她在家而且没有别的事情要做的时候两个人就会一起窝在黑发女孩家里的沙发上,有时候是一起看一部电影,有时候会两个人各自拿一本书来看。
  偶尔视线相对会交换一个吻。
  嗯,草莓味的。
  
  
  

【荷兰弟x你】关于拔牙这件事

  刷视频时一个突然的脑洞
  ooc本人
  逻辑死 没有文笔
  有任何不适请迅速退出
  
  
  
  
  
  
  
  
  
  
  
  
  
  
  
  今天是约好去医院拔牙的日子。
  哦当然需要拔牙的不是你,是你的男朋友汤姆·赫兰德。
  
  医生特意叮嘱了拔牙前要吃东西,他艰难的刷完牙坐到了餐桌旁。
  “我觉得不太好。”他一手捂着右边的脸,“darling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吻才能好。”
  “我觉得一个吻缓解不了你生理上的疼痛honey。”你把温度适宜的粥放在他手边,“现在你需要乖乖吃早餐,然后我们去把让你痛的那颗牙拔掉。”
  “我当然知道你的吻不会让我痊愈。”他看着你的眼睛,“但我有点紧张,在心理上只有你的吻能治愈我。”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总是知道什么方法对你有用。
  
  不得不说你的小男朋友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他专注的看着你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你偏过头在他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他笑着想说些什么,然后下一秒就因为牵扯到痛处而倒吸一口气整张脸皱成一团。
  “哦……这真是…我觉得我大概能理解你说的‘痛并快乐着’了”。
  
  汤姆·赫兰德可以说是话唠本人,最近因为智齿的问题话少了一点,但不是那么痛的时候还是一点都不消停。
  比如现在。
  你和他一起坐在医院的等候区,他看着你玩了一会儿单机游戏突然发问。
  “sweetheart你长过智齿吗?”
  “没有。”你关掉手机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怎么了?”
  “我觉得我也不应该长智齿的。”他看上去有些沮丧。
  “因人而异吧?”你试图想个另外的解释,“大概因为你…比较可爱?”
  “哦…”你的小男朋友看上去有些不满,但是碍于智齿又不能像平常那样说一大串话。
  他嘟嘟囔囔的反驳
  “可是我觉得你更可爱呀。”
  
  

  最近特别想看荷兰虫哭的样子
  眼泪的眼眶里打转或者颤颤巍巍的挂在睫毛上
  因为努力想要忍住泪水眼角都染上一抹绯色
  他张了几次口才把那句话说出口
  小奶音带着哭腔还微微发颤
  他抬手用极轻的力量握住你的衣角
  “别离开我,please”

哎边写论述题脑子里突然出现这个画面
我再去了解一下核心价值观叭

占tag致歉
放一个预告(?)
女主雇佣兵设定有名字表现
哎磨磨蹭蹭的我也不知道正文什么时候能码出来
不过估计也没几个人看叭
打扰了

  最近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懒懒的躺在沙发上不想动
  刷着微博的时候男朋友推门进来
  他说我下播了,你再陪我打局游戏吧?
  我不是很想动,拒绝的话都到嘴边了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表情又换了句话
  好吧,就一局哦
  他笑起来
  电脑帮你开好啦你直接上号就好了,我们双人四排
  
  落地搜了把AK,但我不会打 我用着贼飘
  跟人对刚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就倒了
  他冲过来要补我的时候男朋友在我身后直接击杀了那个人
  把我扶起来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药
  我说没有
  他换了个弹夹说没关系 那你跟着我,我杀人你舔包
  
  决赛圈的时候他杀到最后只剩一个人
  他说最后一个你来杀
  我懵了一下说我打不过啊
  他说没事,我看到他了 210那边的那个坡上
  我说我真打不过啊
  他说你别怕 我帮你架着
  我叹了口气绕了圈摸到那个人身后,他似乎没看到我 还是瞄着男朋友的那个方向
  然后我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梭子子弹直接将其带走
  
  摘了耳机就听见男朋友说
  今天被带着吃鸡了 我家宝宝真厉害
  我看了他屏幕上两位数的击杀数,再看看我不超过五个的淘汰人数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
  他嗯了一声表示他听到了
  我说你是不是在想怎么哄我开心啊?
  他顿了顿才嗯了声,说感觉你最近都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平时我打游戏只要赢了就会很开心
  他看着我的眼睛,那你现在有开心一点吗?
  我看着他这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嗯,开心了
  他的眼睛瞬间亮起来
  感觉有点可爱
  嗯……怎么说
  就是如果有尾巴的话就肯定会摇来摇去的那种可爱
  

  “在想什么呢?”
  清光唤回她的思绪顺手递了听可乐给她。
  她接过可乐道了谢,用拿着可乐的手指了指远处的那棵树。
  “在想如果那棵树后面有人的话我用98k爆头的几率有多大。”

  前不久热的要死现在又突然降温
  然后我就不负众望的
  感冒了
  
  在我两天用完了第三盒抽纸之后男朋友跟我说要带我去医院
  我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顺手把纸丢进垃圾桶,带着浓重的鼻音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
  男朋友拿起手机看了看说这样吧,你跟我去医院我给你买那支萝卜丁的口红
  我犹豫
  我发了工资可以自己买的
  他又补上一句
  两支
  我屈服了
  
  

  男朋友下播后被我拉着打绝地
  开局淘汰人数过半但是我一枪都没开
  感觉他自己在单人双排
  一个空投砸脸上我们去捡的时候被人架住了
  男朋友被一枪爆头击倒
  事实证明人在危及关头的潜力是无限的
  我残血淘汰了两个人然后立马跑到他旁边去扶他
  扶人的时候贼紧张要是这个时候再来个人我们俩就真的凉凉
  起来之后打了药去捡空投
  占领制高点之后男朋友来一个杀一个
  我……
  我装着四倍镜愣是一个人都没看见
  我是真的觉得我瞎
  
  决赛圈的时候为了不暴露他的位置我们两个是分开的
  不知道哪里的AK一枪打了我小半管血
  吓得我立马卧倒
  男朋友说你那里安全的话就先趴着我找一下他位置
  我说我没事这个位置他打不到我
  我打药的时候听见一声枪响
  男朋友的声音同时从身旁和耳机里传来
  “死了”
  我觉得他这个时候真的贼帅!!!
  “你右手边的那棵树后边有人”
  “你找掩体架住他我摸过去”
  没多久一声枪响
  屏幕上应声浮现几个大字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牛批!